股票配资世界歡迎您的到来!

定制熱線: 400-678-3556

電池博客

甯德時代與沃特瑪 巅峰與瀕臨破産之間的選擇

来源:未知    2019-01-11 08:30    點擊量:

生活總是这樣,跌跌撞撞,起起伏伏,行业發展亦如此。回首2018年,在动力電池行业,有哪些是令你發出感慨的事件呢?

都說人生就像一盒巧克力,你永遠不知道下一塊是什麼味道。这句話用在甯德時代與沃特瑪身上再合适不過。

成立僅僅7年,2018年6月11日,甯德時代登陸A股市場,估值曾一度达到1300億元人民币,站到了行业巅峰之位。中國化学與物理電源行业協會动力電池應用分會研究部的數據顯示,2018年1-11月,动力電池行业裝機量排名前十企业總裝機量約43.5GWh,甯德時代以約17.9GWh的动力電池裝機量位列第一,占比达到41.03%。

而成立16年之久的沃特瑪,2017年還曾排在國内动力電池出貨量第三位,也曾位列全球动力電池出貨量排行榜第四位。但進入2018年後,其母公司堅瑞沃能卻驚爆出現債務危機,整體債務高达221.38億元,逾期債務19.98億元;同樣在2018年6月,沃特瑪又因訂單不足、资金困難向全體職工發出放假六個月的通知;近日更是官司纏身。種種原因致使沃特瑪徘徊在破産的邊緣。

2018年,一家登上巅峰,獨占鳌頭;一家瀕臨破産,陷入兩難。個中緣由可以这麼来看。

甯德時代與沃特瑪 巅峰與瀕臨破産之間隻是多了三元電池?

技術路線決策不同

甯德時代和沃特瑪最初都靠做磷酸鐵锂電起家,又趕上了政策扶持,兩家與比亞迪等電池龍頭企业齊入工信部首批动力電池“白名單”,訂單接到手軟,沃特瑪的裝機量更一度在全國新能源物流車領域排名第一。

但随着監管層在新能源汽車補貼上開始向动力電池高能量密度傾斜,以高能量密度、長續航里程著稱的三元電池迅速席卷市場,赢得青睐,而能量密度相對較低的磷酸鐵锂電池在乘用車和物流車的市場份額開始萎縮。

甯德時代迅速理解了政策方向,及時調整技術路線,除發展已有的磷酸鐵股票配资世界外,更将三元電池的研發和生産作为重要业務。公開资料顯示,甯德時代每年投入銷售總額的5%用于科技研發,同時,還設立了甯德研發中心,花巨资引進設備,为的是對電池系統進行全面分析和測試。

而沃特瑪似乎走火入魔一般,堅持走磷酸鐵锂路線。包括董事長李瑤在内的管理層曾一致認为,技術與市場不是一回事,动力電池是集安全、壽命、能量密度和成本等于一體的綜合體,不能離開系統的綜合性能而盲目地、單獨地去評价某一項性能。

沃特瑪高層的这種認识本身“沒毛病”,但彼時電池企业過分依賴車企得到的補貼,一味強調綜合性未免有些“孔乙己似的迂腐”。这一認识也直接導致沃特瑪研發三元電池的步伐放緩,遲遲沒有産出三元電池。産品的單一性致使其風險加劇,後期無法應對行业變化。

此外,按照2018年6月新能源汽車新的補貼标準,純電动貨車或专用車、非快充類客車的动力電池系統能量密度的最低要求均提至115Wh/kg。

而據了解,在2017年沃特瑪銷售的动力電池中,僅有14.3%磷酸鐵股票配资世界的系統能量密度达到115Wh/kg,還有相當一部分電池未达到新政補貼标準。这意味着,沃特瑪的大部分産品無法獲得補貼。

拿不到補貼就沒有市場,沃特瑪逐漸流失了客户。

商业模式選擇不同

随着三元電池的崛起,甯德時代開拓思路,在确保客車、专用車市場不丢的基礎上,開始大力拓展乘用車市場。

在合作客户方面,甯德時代盯上的是寶馬集團、戴姆勒集團、廣汽等國内外著名車企。为了向优質客户穩定供貨,甯德時代從2016年開始,陸續在江蘇溧陽、福建甯德、青海建立了三個动力電池工廠。在2018年,其更将觸手伸向海外,在德國設立電池生産基地及智能制造技術研發中心,主要從事锂離子電池的研發與生産。目的當然是为了“近水樓台先得月”,就近拿下歐洲老牌車企們更多的訂單。

甯德時代有穩定産能供應,車企們有穩定車型上市,供應鍊兩頭都穩定,甯德時代这手“雙赢”牌打得響亮。

而沃特瑪的“雙赢”卻随着時間的推移,逐漸變了味道。

2013年10月,沃特瑪牽頭組建中國沃特瑪新能源汽車産业創新聯盟(以下簡稱“創新聯盟”),整合了原材料、電機、電控等共1000多家企业。可以說,創新聯盟具有積極意義。

因为在傳統汽車行业,整車廠具有話語權,上下遊都唯其馬首是瞻,但創新聯盟的出現将話語權拉回到了核心零部件企业。抱團取暖,改變了供應商單打獨鬥的弱勢狀态。

但形勢卻在2016年9月财政部發布的《關于新能源汽車推廣應用補助资金专項檢查的通報》後轉了向。

該《通報》明确列出蘇州吉姆西、蘇州金龍、深圳五洲龍、奇瑞萬达貴州客車以及河南少林客車等五家企业涉嫌騙補,共涉及新能源汽車補貼金額10.1億元。并表示,将嚴懲名單内企业及産业鍊上其他供應商。

當時媒體調查發現,深圳五洲龍、奇瑞萬达貴州客車均是創新聯盟成員,也是沃特瑪的客户之一。因此,作为供應商的沃特瑪牽連其中,被深圳市市場監督管理局要求就騙補事件作出說明。

更有知情人士表示,創新聯盟采用車企與沃特瑪反配套的合作模式,即車企采購沃特瑪的電池,沃特瑪采購車企的汽車。这樣做隻为了騙補。

産品本就背離了政策及市場指引的方向,又因为貼上了“騙補”的标簽,曾经風光一時的沃特瑪,随後在風中搖搖欲墜。

産品質量存在差異

技術是企业發展的根本,産品質量是企业的生命線。

随着新能源汽車在我國的進一步普及,百姓在關注續航里程、动力電池壽命的同時,也更加關注安全。

为了保證産品安全等性能穩定,甯德時代電池需要经過連續1小時外部火燒、100G加速度沖擊等檢測試验,測試标準均高過國家相關檢測标準。同時,为了把控在日常使用時的品質,按照《汽車动力蓄電池編碼規則》等電动汽車用动力電池相關标準,甯德時代還将所有的成品電池和電芯都打上編碼,以便在出現故障時,可以溯源處理。

2018年10月,甯德時代入選國家工信部公布的《第三批制造业單項冠軍企业和單項冠軍産品名單公示》。該份報告是为了引導制造业企业专注創新和質量提升,由各地工业和信息化主管部门、中央企业推薦,经過行业協會限定性條件論證、专家組論證評選而出的。可見能夠入選其中,甯德時代的電池産品質量很過硬。

相反,沃特瑪近些年来卻涉及多起混动、電动公交車起火事故,事故原因均因其生産的动力電池發生故障。

具有諷刺意味的是,沃特瑪也曾“光榮”上榜國家工信部的公告。2018年9月,在國家工信部先後公布的《關于開展新能源客車安全隐患专項排查工作的通知》和《關于開展新能源乘用車、載貨汽車安全隐患专項排查工作的通知》中,沃特瑪電池産品因質量問題被直接點名,使用了沃特瑪電池等故障較多的車型要進行全面檢查。

沃特瑪在産品質量上“玩火”,犯了大忌。

之所以提起甯德時代和沃特瑪,會引發感慨,一方面是因为,一家是獨角獸企业迅速稱霸全球,一家是业内耕耘十幾年的行业巨頭卻在短短半年間傾覆,真可謂眼見他高樓起,眼見他樓坍塌。另一方面,业内排名前三的企业都能被淘汰出局,市場變化之大,令局内人紛紛膽顫。

電池中國網認为,这兩家企业雖然隻是动力電池行业中的個案,但其背後卻值得行业深思。政策當然關乎企业命脈,但这并不是決定性的,未来的市場格局誰都無法預測,作为企业時刻關注政策动向固然重要,但更重要的則是從管理到規劃,一定要有清醒的判斷、準确的決策和冷靜的布局。

産品相關推薦